时光纪 ADMIN
--.--.--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スポンサー広告 | CM(-) | TB(-) | PAGETOP
2010.11.23
武汉近代建筑普查地图
带07级本科生做武汉近代建筑普查,期间各种绕眼子,最后阶段狠下心把整个地图部分接过来重新做了。张老和小胖、晓欣为了文字和照片部分好像都有熬夜。唉……

宏观图:

census10-wh

中观图:

census10-ja

census10-jh

census10-qk

census10-hy

census10-wc

微观图不放了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11.23
幼儿园设计
开题答辩前天顺利结束,于是自9月份以来到现在,终于算是暂时轻松下来了。在办公室坐着无事开始整理上海行的照片,想到之前做的各种设计、普查、论文……选择性的先放一部分上来。

研究生阶段做这种幼儿园设计还是蛮奇怪的。

kindergarten10-01

kindergarten10-02

kindergarten10-03

kindergarten10-04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9.21
上海8日行
今年到上海的行程一拖再拖,错过了6月、错过了整个暑假,5月江西旅途中前所未有地突然患病让我多少还有些心有余悸,这趟上海行在出发前就已经变成了一次“不得不完成”的任务,只希望快点到来、快点结束。
无奈、焦虑、病痛、满足、享受、急切、放松、惊喜……
回过头来在旅程结束的时候,我却发现这到底是一次超充实的出游,并且再次来到上海,我有享受到这座城市。
这里先记个大概行程,之后再慢慢写清楚。

9月11日
上午从汉口回学校,临时得知xylophone那边住宿有些问题,于是和薇薇联系了,还好她这边OK…这次真是太谢谢她了,帮了大忙!
21:46 Z25 武昌―上海南 火车卧铺。
车厢里大部分人都是去看世博会的,于是大家聊的话题都是各种攻略。

9月12日
早上在车厢里醒来,头痛到想吐,吃了一片止痛药。
07:17 到上海。
上次到上海是从汉口站到上海火车站,这次从上海南站进沪是第一次。
之后直接到了薇薇那边,她住在地铁东昌路站附近,出了小区对着就是上海环球金融中心。
整个上午都在肯基里聊天,薇薇要我们好好休息下,我和xylophone几乎同时说了大家现在的状态已经换了一个档,接下来的行程证明我们果然是换了一个档的(笑)。
中午xylophone去参加校友婚礼,我和薇薇吃的东北菜
各自吃过饭后,下午又到红坊碰面了,这时上海在下阵雨。
这天整个下午都在红坊。
晚餐时间我到南京东路港丽和表姐吃了顿饭,xylophone去了同济,因为9月14日妹岛在同济有演讲会,我让她留意下那边门票信息。
和表姐有很多年没有见,她马上要结婚了。港丽的这顿晚餐非常赞!
晚餐之后我和xylophone又约到新天地见了。
相比上次到新天地的惊艳,这次感觉却很一般,整个外国人的大排档。
晚上回去正逢上海旅游节花车游街,道路被封锁了,于是找地铁口很费了些周折。

9月13日
世博第一天。
一大早就开始下雨,xylophone到我这边,我们计划从水门进园。
水门好像是从8:00就开始入园,我们小排了下队很快就过安检了。之后轮渡到浦西的L1码头下。
整个上午都在城市最佳实践区
中午坐园内巴士直接到了日本产业馆门口,章鱼小丸子炸肉饼抹茶冰激凌都尝试了下,确实还不错。
之后由西向东开始逛,相比城市最佳实践区,这边企业馆都有排队,因为我们计划是要看完整个世博园区的建筑,所以如果要花很多时间排队我们就直接放弃进馆了。于是整个下午我们只进了上海企业联合馆、远大馆…可惜万科馆正好临时闭馆,不然大概我一定会排吧。
餐饮相比起来,世博园内老娘舅的价格真是nice。
晚上我们排了台湾馆和日本产业馆,排队时间都在半个小时内,其中日本产业馆是因为我们直接排了不看电影那一队。之前在大阪案例觉得整个流程设计的很好,而在日本产业馆内,因为没有电影的环节,于是只是进了各个厅看了各种广告,比较绕眼子。
第一天我们都在浦西,当天进园人数29万、接近30万的样子。

9月14日
起了大早就开始奔同济,在地铁上碰到几个同去看妹岛演讲会的学生,是东南大学研一的学生,问了才知道大家都没有票,想去那边碰碰运气。
幸运的是礼堂门口有发票,即整个演讲会分VIP、学生、普通三种票,前两种票都需要花钱,我们拿的是普通票。更幸运的是其中东南的一个女生在入口检票的时候拿到了VIP票才有的礼包,真是RP爆发了。
终于见到妹岛了!!
演讲会结束后已经是中午,我立刻奔去了松江大学城,这是出发前导师交代的任务,一定要过去看看。
轻轨到了松江大学城站我顿时有些愣,相比之前的广州大学城,这边太摸不到头绪了,并且我来之前又没有做功课。
后来坐巴士到了校区附近,算是找到校园的感觉了。
有点庆幸这边校区规划的距离都比较远,这样学生几乎必备自行车,修车铺随处可见,于是我租了一辆自行车。
整个下午我骑自行车逛了上外、上外贸、东华、复旦…算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大概完成了任务。
此外,因为在校区,各方面都很方便,在这边充了手机话费,也终于找到了药店。从到上海,开始是头痛,之后喉咙开始痛,鼻炎也开始发作起来(继上次江西在旅途中发病以来,这次身体居然又出状况),拜托薇薇的朋友买药,一直买不到,这次自己到药店算是亲自体会了,上海的药店没有处方不卖西药!最终我喉咙痛拿的是中药,过敏药还是可以买到,还好止痛药我一直带着。
晚上我回到市区和xylophone碰面,逛了uniqloH&M,完全沦陷在其中了(笑)。
当天xylophone买了回程的火车票,16:39 D3014 上海虹桥―汉口 动车。

9月15日
世博第二天。
我和xylophone各自进园。我从后滩出入口进,因为这次进园的时间比较晚,结果到安检处完全没有排队,很轻松的就进了园。
上午和中午逛完了卢浦大桥以西的片区,欧洲片区人真是非常多!几乎所有国家馆都在排队,于是我们只进了捷克及其他一些小馆。
中午吃的港式快餐,之后到星巴克,顿时觉得星巴克的价格nice。
在星巴克我们商量了下,因为原计划是进园三天,但是临时我们决定第二天去青浦看新建筑,因为我个人也觉得世博园内人实在太多了,多到已经消解掉我大部分热情。
这样在决定只进园两天的情况下,我们必须在剩下的半天内看完浦东其他所有建筑,顿时压力好大(笑)。
最终在晚上22:30左右结束整个世博行程的时候我脚已经痛到不行了!
趁着晚上不用怎么排队,我进了芬兰、丹麦、法国几个国家馆。
小吃来说,比利时的薯条很赞、印尼的沙爹肉串一般、马来西亚馆的可可粉还不错,给同寝室女生带了一盒。
世博纪念品店里的东西真是看半天下不去手。

9月16日
早上带了早餐,到静安寺和xylophone碰面,之后上了去青浦的大巴。
到青浦后我们在桥梓湾商城附近的全家吃了饭,随后的流线是:
桥梓湾商城(马达思班)―曲水园―城隍庙―青松外苑(山水秀)―浦阳阁(马达思班)―青浦区新城建设展览中心(刘家琨)―夏雨幼儿园(大舍)―青浦区私营企业协会办公楼(大舍)
去到各建筑处都是坐一位大叔的摩托车,他也不清楚路,好在有一份青浦地图,于是我们看着地图到了各个点。
中途碰到了一个荷兰建筑师旅行团,他们的流线和我们很相似,以至于我们几次碰到。
从青浦回来的路上我们中途在outlets下了,本来想奢侈品即使打折我们也买不起,只是去围观下,没想到里面还蛮多平民款的。
晚上回到市区我们先去了外滩27号,之后到了田子坊,在田子坊吃到了迄今吃过最美味的意面
田子坊里卖的东西可能有些并不怎么样,但这种改造模式我个人非常喜欢。

9月17日
因为之前买的火车票是这天16:39的,且是虹桥火车站的动车,而还有几个艺术区都还没有去到,所以这天我们要非常抓紧。
大清早告别薇薇,我到虹桥火车站存了行李。
之后回到市区,先是多伦路,之后1933上海展览中心、最后8号桥
大概15:10左右我们离开8号桥,踏上了去虹桥火车站的路。
一路上到鲁班路地铁口的公车小堵了下、4号线在中山公园从轻轨换2号线地下、淞虹路的换乘…我们感觉到时间越来越紧,最后几乎是一路狂奔,结果……
……

最终还是华丽地误掉了火车!
xylophone改签了第二天的火车,09:50 D3018 上海虹桥―武昌 动车。
于是回到市区继续逛,到南京西路购物,吃了火锅
晚上没有回到薇薇那边,而是去了xylophone那边。
xylophone住的那边好像是日租房,就在世博中国馆旁边,上到顶层可以鸟瞰整个浦东园区。同住的还有两个她华工同学,听到我们误车的经历几乎笑抽过去,并且发现他们第二天回去的动车和我们是同一辆,因为有座无压力在我们面前得瑟了半天。

9月18日
我和xylophone先一步出门,和华工男相约在711(原来上海有711)过早并碰面。
因为我们考虑到还要取行李,所以最终先一步上了地铁。
结果……
最终我们上了火车,两位华工男又华丽地误了火车!
……

于是瞬间我们有了两个座位!
可惜动车如果票没有进站票房那边马上可以知道,于是车到无锡的时候座位票已经再次被卖了出去,我们一路保持无座回到武汉。
16:00到武昌站,一回到武汉就感觉到这边天气非常热!
坐摩托车(= =|||)回到了学校。
……

之后,休息了下就到琴台剧院看张悬去了。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4.05
城市,让生活更糟糕——韩寒09.11.18世博演讲稿完整版
最后,转韩寒的这篇演讲作为这个系列的结束。

韩寒:
大家好!
我很少来这样的场合,我比较习惯回答问题,我觉得在上面讲总有一种想要说服人的感觉。只参加过一次,当时区里面请一些在外面混得比较好的人回来,我有幸是比较好的人,当时讲了高速公路修的多方便。论到我讲的时候还有点紧张,讲了两个问题。这次是嘉定区两位朋友请我来的,还有在位的几位老师,都是我比较敬佩的人。我也准备了一点东西,主要也是为了约束自己。
讲的主题是,城市让生活更糟糕,与世博会的口号有一点出入。我一个同学,邀请我一起吃饭,我的朋友当一个很小的职位,当时说“城市、让生活更美好”不够好,应该是“城市,让美好的生活更美好”。
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,上海要给每一个区定一个方向,金山区被并成了了化工业,嘉定很幸运,松江发展的也很多,闵行区、南汇区渔业发展比较好。嘉定区我每年都要来几次,这里面有F1的赛车场。虽然建得太豪华一些,当时应该是最豪华的赛车场。后来中东建了两个赛车场,把嘉定的赛车场比下去了。
最近油价又涨了,我有些朋友用过以后,反映油启动起来很困难,车辆有点发抖,油耗非常大。发改委跟法院一样是服务于政府的。不知道发改委打飞机的笑话大家听过没有。有人发现,只要发改委一涨价,就要坠一个飞机,有美国的、伊朗的等等。我恳求在和平的年代,中国政府不要随意使用发改委这个武器。
油价最好一步到位比较好。在短期内,一两年内不会有什么影响,不久的将来油价应该在10块钱一升,中级的目标再加上通货膨胀应该在20块钱一升,应该是全世界油价最贵的一家了。
涨到20块钱一升,政府是有理由的,比如是为了促进环保,因为大家都喜欢用环保这个词,很多人对环保的概念非常凸显。拿汽车来说,开小排量的车是环保的,这个理念在中国不成立。假设是300万的大排量的汽车,交税应该有30万左右,如果像收的目的一样,用于环保事业,这些大排量的车主对环保事业的贡献是很大的。
我现在在做杂志,我的杂志社在浦东,离开我住的地方大概20公里,每次开过去要花2个小时,平均时速是每小时13公里,我住的地方要通过一个地道,地道是闵行区,闵行区没有丝毫要拓宽的意思。有一天沪杭高速修路,那时我请朋友吃饭,我从家里6点钟出来,到一家必胜客去,但是到哪里已经关门了。于是我就买了自行车、电动车。
我是一个非常不喜欢大城市的人,我生来就是一个乡下人,从小在向下长大,一直到初中时候还是农村户口,父亲和母亲都是农村户后,父亲是文革时候考取华东示范大学,后来因为肝炎退学了。退学以后自学,但是还是拿到了大学文凭。父亲当时在农村的文化站工作,我也受了他很多影响。但是父亲开车不行,还好这点没有受他的影响。
我的母亲非常焦虑,因为我的户口是农村户口,我不知道户口有很重要的意义。好在现在户口不是那么重要的,只要有套房子就可以了,这也是社会的进步。当时我也不在乎户口的问题,妈妈担心我要谈恋爱,其实当时我已经谈恋爱了,但是那个时候的恋爱比较单纯,女朋友从来不问家里房子有多大。当时我们互相留了电话,那个时候装电话是很激动的事。有的时候通过电话聊天,我觉得我家的电话哪儿都好,就是声音就点空,后来已经爸妈也在楼上听。
在龙州的时候,当地要发展经济会想一些办法,当时有一个龙游石窟,后来才知道是龙门石窟。有一个肯基会觉得很温暖,而不是像上海有那么多的中心,我对这些是没有感觉的,跟我是没有关系的。
我当时在北京住望京,后来到了朝阳区,是北京最好的区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命中注定,住的地方不是特别合适,但始终在郊区。在上海以前在金山,后来在松江。可能是天生更喜欢郊区,有蓝蓝的白云天,但是向下很多不是这个白云天了。
我觉得城市是实现年轻人梦想的地方,尤其是上海。经常有人问我中国会不会出现垮掉。我说不会,如果中国要出现怎么样的一代,首先是房地产业先垮掉,然后年轻人才会有理想。年轻人的理念有很大的转变,旅行是大部分年轻人的理想。80年代有很多年轻人去流浪,现在如果有人去流浪一定是认为不正常的。歌词中经常有让心去流浪,这意味着人还在城市里面。
北京一个国土司的领导讲,大量的人涌入城市,从房价长远来看,还是要涨价的,但是会通过税收的方式将涨价的这部分返还给民众。这个说法是比较新颖的。说房子没有特别大的意义,因为不被大家说的很烂了。上海的公寓是203万一套,在外环线之内,没有1万块钱的房子里。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拿房价和国外资本主义国家对比,因为我们走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。
那个司长说的话,好比汽油涨了20块钱一升,再多加5块钱的税,这个税用于经济的发展。这个提法是非常新颖的,无论是物业税对房价的影响。我认为房价的多少完全是政府的意思,政府已经维护证券的稳定,要让足够多的公务员和官员得到好处,行政的成本是非常大的。政府的收入主要靠两块,一块是土地,一块是税收。
地都卖完怎么办?就是所谓推进城市化的进展,高房价对政府来说有很多的好处,一个是自己赚得比较,第二是朋友赚得比较多,因为房地产和政府有关系。房奴还有一套房子,所以他们最害怕失去。高房价对执政地位有帮助,所以房价不会低的。我并不奢望政府有什么举措,让老百姓用5年或者10的收入买到房子。
我最近发现,老是攒我下钱来,虽然我的收入还算不错。因为身边的朋友都要到要买房子的时候,很多时候缺钱会想到我,其实我住的房子也很破。正是因为,我才在抱怨社会,我觉得太贵了。他们的问题是,如何将生活过下去,尤其在上海,除非你是无产阶级高官的儿子。
中国的大城市就是这样,毁灭100万个理想,用这100万个理想诞生出1到2个新富。事实上,我个人很不喜欢这样,我的同学无论是生活还是恋爱都非常现实。这两年大学扩招了,我并不奢望大学扩招能多培养人才,我觉得可以稀释大学生很NC的萌动,从学校出来的学生是很可怜的。现在的大学生真的很幸福,因为他们出来的时候并不是忙自己的事业,更多的是被房子所困扰。一方面房子替代了户口,一方面上海这个城市不能给人安全感。在这个地方生活下来不是很容易,随着世博会的临近我们的生活成本越来越贵,出租车是13块钱起步,地铁是3块钱起步。

我认为上海不是一个真正大都市,因为我觉得一个真正的大都市是可以安居乐业的。上海政府把上海当成冒险家的乐园,保险家的乐园虽然好听,但是我不赞成。我觉得这样的城市并不适合居民居住,这也是把为人民服务当成养猪做。
我体这些建设性的意见,在座的各位,包括新闻媒体的从业者,包括以前的领导,都怀有自己的理想,来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中,到最后都变成了迫于生计。任何一个精神独立,作品带有批判色彩的人,对自己的行业肯定少不了建设性建议意见。事实上,在大家少年不懂事的事物,也提过所谓建设性的意见。最后你会发现提建设性的意见是很痛苦的事情,因为没有人需要你建设性的意见。短期内还是不要做一个建设者。
当时跟陈老师说的时候,在北京有一个对话,说起故乡的概念。我发现现在农民未必那么热爱自己的土地和故乡。我回去的时候,那里有一个老房子,我觉得到哪里就像到了根一样。有一次听说要拆迁,当时我不同意,坚决不能拆我的房子,给我多少前也没有用,我爷爷也很着急,想想有没有办法不把这个房子拆掉。
我是一个很可怕的税民,我有一个希望,有一天我不小心死掉了,我希望政府能免费捞我的尸体。爷爷说能不能搞一个故居,我说爷爷你把我当余秋雨了,不行。那时候那里搞了一个物流城黄了,还有一个雕塑园黄了。最后那块地有幸得以生存下去,最后这个房子还留在那里,没有人拆,短期内也不会有什么威胁。
我就很高兴告诉邻居这个房子没有拆掉。但是邻居不一定那么高兴。我邻居的邻居在上海上学,我发现他跟我不一样的是,他可能相中了上海这个地方,看不起以前的那个土地,希望和以前所有的土地关系决裂。好歹在镇上买一套公寓,两三代人住在一起,他们也愿意。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,现在的女孩子出去嫁人的时候,特别看中房子。有的时候男性改变世界,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,真的是没有办法。但是很多人不喜欢自己的故乡。如果连故乡都没有的话,心里并不是特别好的滋味,这样一个城市是没有腔调的。
上海是我的故乡,很多地方请我去,有的时候送我别墅。我说不是从上海出来的,这里是我的故乡,我希望我的故乡可以让每个来这里的年轻人有理想、有抱负,有一个自己容身的地方。
…… 最后期望世博早日的开幕,如果是城市让生活更痛苦的话,我就希望它早日的闭幕。

主持人:
我不知道大家经常去看韩寒的博客,偶尔我也看,韩寒的讲话还是像博客中那么直率。假设像韩寒这样的人,如果真的能够听到他说的话,总觉得我们的城市建得越来越好。
接下来为大家演讲的是陈丹青,就我们这个知识层面上,我最早能够看到谈论城市的公共知识分子就是陈丹青的文章。接下来把掌声给他。

陈丹青:
大家好,我非常想知道几位领导对韩寒的评价,因为他的博客是没有声音的,我也想知道在座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。我很多人没有批评城市了,我在反省自己。韩寒刚才在咒骂城市,咒骂上海,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今天的城市。但是他刚才把每一个神经都说到了,我非常想知道今天的城市建设者、城市决定者,也就是党的领导是怎么看待这个年轻人,这是很严肃的事。
关于今天这个论坛,一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到说什么。我跟嘉定有缘分,1965年,我大概十一二岁的时候,我父亲带我到红桥区钓鱼,完全就是农村、稻田,我现在就住在那里,就是我过去钓鱼的时候。1968年我的老朋友郑学民(音),他带着我到南翔镇去画毛主席像,那里呆了将近1个礼拜。所以我跟嘉定是有缘分的。
我刚才来的时候注意到,外面的树很好看,他们说每一棵树2万块钱,都是移来的,但是我还是非常喜欢。我跟孙区长也有缘分,2002年左右他把我交到朱家角,关于保护江南水乡,保护一个旧的城区究竟应该怎么办,他要求我去。我当时刚回国,对国内的情况非常不了解,我主要就是咒骂,从古到今江南没有背景。
但是我现在发现,那个时候的说法太简单,不太有说服力。孙区长的决策跟我不一样,他要面对一个旧城保护、旧城建设,这是非常困难的。但很困扰的是,他们为什么叫我来,我为认为是所谓的艺术家,我觉得像我这样人来是没有用的。但是孙区长给我一个勇于,他希望我把话说出来,不管有没有用,但是对当时建筑家似乎有用。
今天嘉定区是一个崭新的城市,我没有东西可以咒骂。刚才进来的时候,很年轻一个建筑师,带我们看新城的模型。当我看的时候,和2002年之前面对所有新城建设时的心态不一样,因为我现在回国已经9年了,国家在教育我,我现在非常确认,而且非常佩服,这个国家,也就是党,做什么就一定能够做到,而且做的很好。
世博会场我还没有看过,这个主建筑太难看了,我不知道是谁设计的,如果这个设计者在这里,我想大声的说你怎么这么愚蠢,做出这件事情来,我知道这不是他的事,是领导的事。当时宣布举办世博会的领导人已经在监狱里了。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刚才看了这里的图非常好,什么都有了,幼儿园、小学、剧场,我能想到的都有了,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。我其实很想跟你们对话,你们的成就感是什么?你们的焦虑是什么?你们为什么要把我们叫来。
刘家琨我现在才明白,他是一个个体的设计家,好象不接政府的大工程,我最后明白,他会在这样的研讨会放出这个短片,很高兴她最后怀孕了。

贾樟柯、韩寒,我,真的无助于将要建成的嘉定区新城,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叫我们来。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真事,大概一两个月前发生的,南方周末举办一个很大的盛会,叫《中国梦大奖》,给中国各个领域有建树、有理想的人,最早的注意是从去年奥运会的开始的,因为张艺谋很成功的做成了开幕式,给全世界一个惊喜。南方周末想趁这个机会,给中国人一个梦。当时第一个考虑是颁给张艺谋,但是仗张艺谋不愿意出席,所以另外拟一个名单,最年轻的一个就是上海的韩寒。我知道韩寒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,向这种的论坛都很少出现,如果真给你也未必会愿意去。
我被通知的时候,我是给韩寒颁奖,地点是上海,合作单位是上海文广集团。我发现接待我的这些南方周边主编、副主编,好象有话跟我说,已经晚上一两点钟了,还不离开我的房间。上海文广集团说韩寒不适合得这个奖,说他不适合。我觉得这是上海的羞耻,现在竟然容不下韩寒。我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请韩寒到这里来跟大家分享。
我想评一下孙区长,能不能对话一下,您期望我能说些什么?

孙继伟:
我本来想作为区委领导坐在台下,我们请到5位嘉宾,想听听大家的真知灼见。刚才陈老师说,为什么要把他们请来,他们既不是建筑师,不是规划师,为什么要请来。我首先澄清一点,并不是想搞点热点,不是因为他们的名头比较大,吸引大家的目光,这不是我们的初衷。
我觉得从几点来考虑的。第一个是贾樟柯老实说的,在记忆城市的过去,还有一些人在思考城市的未来。作为城市建设者,作为城市建设的管理者也在思考城市的未来。我们的城市是以政府为主导的,快速的推动,我们的城市建设危险很大,纠正错误的时间也没有。我们非常希望有更多的人帮我们来看看未来的方向,我们非常担心大规模城市建设快速进行的时候,一不小心走错了,希望有更多的人帮助我们思考城市的未来。
今天在座各方面的精英,各方面精英思考问题可能更具有前瞻性,可以从城市不同的方面来思考。我一直在说,城市是在叫骂声中成长的,很多成功的城市都是在谩骂的过程中形成优美的城市。我们不要害怕谩骂,关键是要从谩骂当中汲取一些面向未来的东西。
刚才陈老师谈到韩寒,我也不知道韩寒,也没有看过他的书和博客,它们曾经提出这个名单的时候,我也感到很纳闷,他们说他在年轻人当中很有魅力。我们的城市是下一人建设的,可能刚才韩寒说了很多不正确的话,可能有我很不很赞同的话。至少有一点我认为是开放的,我的城市不仅仅是对我们这一代人,同时是为年轻人建设的,我们希望韩寒这样的人说说他们的想法、他们的希望,这样可以同样思考城市的未来。
我们的城市不仅仅是为某一中人设计的,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在这里生活,有更多吸引的人,或者有影响的人在城市里居住。他们希望是什么样的城市,所以就请来在座的各位来谈谈理想中的新城。

陈丹青:
孙区长说话还是和5年前一样。
我试着比较体贴的来说这件事情,我发现像我们这类角色也很奇怪,比媒体弄成有名的人,似乎有资格被请到这种论坛。不管怎么样,是在变化的,我也要变化,我在想关于新起来的城市不打算再说什么,因为我有另外一种回忆。五六年代的回忆,当时上海的居住条件非常差,韩寒为今天城市种种荒谬做了一个景观式的描述。我也可以描述一个非常悲惨的上海弄堂里的生活。
不管中间发生了多少不公正,多少剥削和掠夺,不管怎么样,今天还是有很多人过上了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可想象的生活,至少在住宿条件下已经好多了。我对已经造成的新房子不再批评,不再说一些情绪性的话。我要说的是,我相信你们在上海这个大区域里还是有焦虑,城市出来了,这么好的设施全都了,所谓有品质的生活,对未来能够说得出去的愿景,大约是什么?我想最后还是人的问题,我想知道,将来会有什么人会搬到这个房子来。过去说非常简单,一定有权优势的人才能搬到这个高档的房子里。假定一个是官僚阶层,一个是新富阶层,还有一个非常暧昧的阶层,又官又商的,境外人士住进来。我们所有官僚、新贵10年前、20年前都是穷人,都是一样的。共产党消灭了记忆,我不相信今天中国最有钱的人过一种生活我能起敬意,我看不起这种生活。
另外一个就是类似韩寒这样的人,比方说做广告的,做杂志的,IT行业的,能够买起楼。这个城市是为年轻仍造的,年轻人会带来活力。此外会想到,上海周边这些区跟上海是什么关系,上海在人文上已经堕落成一个地方城市,都是抬举它。它已经不是以前的上海,那个时候上海全国还会期待,看看上海今年有什么文化事件,拍出什么电影来,或者有什么新的有趣事情发生。现在没有了,全国对上海没有期待,甚至忘了上海。北京现在变成一个类似纽约的城市,我们现在不谈起上海。
最近贾樟柯受上海世博会委托,拍《上海传奇》,我也有幸参与,他是一个山西的孩子,从镇上出来。这些年他的电影拿到了很多声誉。这在50年前、70年前是不可思议的,那个时候上海是中国的摇篮,中国的文艺史、雕刻史差不多都是上海史。可是现在上海在文化上毫无发言权,无所期待的一个城市。
怎么办?我举一个例子,我最近刚刚有一个展览在维也纳,当时偷跑几天到布拉格去玩,有一个旧案要去考证,为什么当年莫扎特很多作用是在取得布拉格的确认,才到维也纳去。像他那样丰富的格局维也纳人还来得及消化。到布拉格首演的时候轰动全欧洲,回到维也纳才得到公认。布拉格还没有嘉定定,维也纳也没有上海大。为什么布拉格会那样?布拉格曾经是横跨东欧和西欧的中专占,从中世纪是欧洲最大的城市。不能想象莫扎特发迹在布拉格,他的首演剧场、首演的各种文物像当年那样保留着。

上海周边的郊区也有过骄傲,比如说最佩服的董其昌,董其昌是松江人,董其昌的伟大远远超出同时期的画家,可以当时有多少人知道他。我们翻那个时代,是整个中国元朝以来文人画出最密集的地方,江南一部分主的就是苏南,在17世纪董其昌成长的年代,应该想象这是文化极度富饶的区域。现在完全没落了,但是没关系,在未来30年、50年,我不再对上海抱希望,上海周边有没有希望,今天这个会议能够请到韩寒,也许还可以请到更有争议性的人。
现在真正有正气的人,真正对文化造成影响的人其实已经很少了,可是可能性又空前的大,这么多硬件在这里。比方说愿不愿意请摇滚乐团进来。我可以再说一件事情,文化部今年春夏之交让我去,只有不一个人是个体画家,通过艺术文化管理条例,从出售到到出入境都有详细的条款。我很高兴,文艺家今天终于不是任人宰割,能够很大胆的说出自己的创意。
我在美国呆了这么久,所有的文艺都许多管理条例,最重要的是色情业。文化部官员连色情文化管理条例都没有出现,就出台文化管理条例。我建议先出台色情文化管理条例,好好管理,不要出现事件。我们可以说这是国情,那么多官员出事都出在色情上,谁没有情人。一个有人性的政府,一个有人性的党,一定是有色情的文化。所以不要怕这个事情。可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。青年人就是,音乐、展览、色情业,餐饮业。
我其实并不反对建迪斯尼,迪斯尼并不仅仅是游乐场,带进来的是整套文化,香港也是经过多年的争议,也落地了。我觉得比迪斯尼乐园糟糕一百倍的事情天天在发生。我觉得把未来开放给各种各样的可能性。唯一一条就是不能有禁区。
我拼命的想,只说这些,大约就说到这里。

主持人:
本来有一个茶歇的时间,现在时间比较晚。
为了广泛传播世博理念,激发公众对城市生活品质的自觉意识,11月3日,《解放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和"上海嘉定"政府门户网站,同时刊载"相约嘉定新城,关注城市生活"有奖问答,征询公众对于此次论坛的意愿。此次论坛组织方从众多应答者中,选出优秀答题者10名,给予奖励。奖品为世博会门票和马陆葡萄主题公园2010年度会员卡。该会员卡可以在公园领养一棵葡萄,随时预约,带着孩子免费进园观察葡萄发芽、生长、施肥、开花、结果的全过程,并收获这棵葡萄上全部的果实。如果遇到自然灾害或其他灾害,可以获得10公斤葡萄补偿。非常具有诗意和情趣的奖品。
下面,我受论坛组织方委托,宣布10位获奖者名单,他们是:
柯贤鹏、栗爽、顾昊、江建军、赵树利、骆军、李学峰、邵文斌、杨帆、丁浩。
论坛组织方从10位获奖者中抽选出3位(柯贤鹏、栗爽、顾昊),来到今天的现场。他们除了获得奖品,还可以享有向台上的演讲嘉宾提问权。
在公开征集的20道问答题中,有一部分是意愿选择题。我们在这里把这些公众关心的话题,征求几位嘉宾的答案。

栗爽:
使用和美观二元系统中,很强调使用的系统,使用的东西,比如说您的观赏的桃子和吃的桃子,使用的东西会不会带来管理的变动?
第二个,很多人未必喜欢这样的东西,我们觉得金鱼是好的,鲫鱼是不好看的。我想在推行各种建筑方案的时候,可不可以以大多数人的观点来作为标准?比如说农村,农民觉得这样是好的,即使我们觉得不好,但是也按照他们的想法来。

俞孔坚:
很多美都是设计师给他们的,老百姓被集中安置在住宅区,让他们种花,结果还要种菜,他们让农民把菜拔掉。我一直在论证这个问题,开始建世博园的时候,要用农作物当地的植物,做好真的很美。使用的东西,生产性的东西,比如说稻田往往觉得是农村的,把稻田拆掉,种上草坪。稻田的管理比草坪管理还要简单,连小孩子都知道怎么样种稻田,但是你必须是园艺专业毕业的学生才会知道怎么样管理草坪。这也是价值观问题,也是我了解很多的情况,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不是有同感。

顾昊:
我今天想问的是,新城规划理念很先进,前景很漂亮,但是现在注重的是动脉产业,怎么样生产,我们是不是关注下一个动脉产业,每时每刻都会产生垃圾,新城是不是有这样方面的做法,把垃圾处理的更好?
我还要说一点,我很欣赏韩寒的话,感谢他替年轻人说话,房子太贵了。

俞孔坚:
首先设下水道不是明智的做法,我们在天津就取消了下水道,因为水的功能有多种多样,可以用来滋润土地,可以用来用鱼,而且很漂亮,为什么要用下水道里。取消下水道是国际先进的做法,第一可以节省投资,第二可以发挥水的作用。土地和城市如何作为整体来设计,下面的雨水进入土壤,进入湿地系统,而不是下水道。
简单的讲,现在城市里面设计的马路压都是错的,为什么?因为所有马路牙都是把水挡在地下,而不是排在地里面,而且抽地下水灌溉草坪,这也是误区。可以实现你刚才讲的,一个生态城市一定是科学理解这些。
城市还是朝着汽车的城市,为什么一开始讲我本人是反对汽车,我现在上班都走路,远一点汽车。为什么?第一汽车不健康,第二给环境带来压力,第三把城市变得很不人性。现在城市里的用车量没有达到饱和,再过几年,这个城市就走不动了。
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,城市就应该设计成绿色的城市?嘉定和上海是卫星城的关系,嘉定完全可以通过步行、自行车来解决问题。城市布局一定要考虑综合的,土地的使用要混合使用,而不是拆卸成一个机器,那是100年前的旧概念。现在搭建的城市真正是一个整体。

主持人:
现场的听众有什么问题?

提问:
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嘉宾,你们认为作为一个新城怎么样才是可持续发展的?什么样的郊区生活才是我们理想钟的生活?

陈丹青:
我相信这是一个没有的问题,但是它又很真实,全中国这些年来的城市运动,都是用一个词就是打造,由谁来打造?就是正腐和开发商。这种是很少见的现象,历史形态的乡村和城市是慢慢成长起来的。现在什么都弄好,你买来生活。这是一个不成立的问题,同时又很真实。所以做事情的人很难,弄了这么多房子给你们,你们还不满意。

俞孔坚:
今天这几位嘉宾都回答了这个问题,比如说贾导讲了这个故事,对城市要有记忆,人不是动物,人是需要有历史的,需要有记忆,需要有认同感和归属感,人是有感情的动物。这是一个方面。
第二个方面,人又是自然的人,要呼吸新鲜的空气,健康的水,干净的食物。城市是不是满足这个条件,是不是觉得这个马路太危险了,如果水是观赏用的连碰都不敢碰,这个城市不是好的城市。如果城市里面连鸟都看不到,这个城市是不好的城市。如果走在街上,看到的东西都不是真实的东西,那跟这个土地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为什么刚才讲造了很大漂亮的房子,不光是设计好,我们要设计一个家,这个家是在这个土地上的住所,在这个土地上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。刚才刘家琨讲了,连你的床头照片都不是你的,都是虚假的,城市都在造假。河都是假的,水是假的是喷泉,房子是假的,有可能是美国、加拿大来的,连我们看到的植物都是假,看不到身边的芦苇、看不到身边吃的粮食,看的都是园艺的杂交品种。所以你就失去了自然的文化,这个城市是假的。
理想的城市,最根本的一点是真实的生活在这个土地上,而不是虚假的,我们现在追求的都是虚假的,虚假的街道,没有陆地。

刘家琨:
这是多少代博士生都在做的论文,新城是容易做到的,但是理想每个人都不一样,我觉得一个好的城市应该是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,但是容纳所有的选择。谢谢!

韩寒:
这个问题实在太大了,我觉得我也回答不过来,刚才我也说了一些,在这里就不多说了。新城能够让你负担比较小,能够在这里生活,这就是现阶段的理想。

提问2:
各位嘉宾好。我前两天刚刚看一本书,刚一个社会学家写的,他写是整个香港转型过程中市民的生活状态,当时他提出一个香港精神。我今天好好奇想问一下,如果你们认为上海有精神的话,未来的上海精神应该是什么样的?

贾樟柯:
毕竟这一年历跟将近100个上海人聊天,聊他们的过去,他们的生活。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,我们对上海人的误解非常多。作为城市里面的生命个体,普遍呈现出来什么样的精神,过去上海那种包容性、开放性,这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现在各种各样的讲话、套话太多了,根本不过脑筋,只要是上海领导讲话都会说上海海纳百川,如果追溯历史,真的感受海纳百川,过去上海对所有东西的包容性是让人非常震撼的。从电影来说,最早的电影放映在上海,以前好莱坞亚洲的首映都放在上海,能想象到那个时候上海的青春、活力。如果是我能感受到精神的话,过去的活力也来自于,上海是一个移动城市,最早广东人来做木材生意,后来做茶叶,后来洋人来了,全中国人涌入了,因为人口移动带来的活力,是这个城市给我特别深的印象。

刘家琨:
我从四川到这里工作,一个感受是上海还是比较包容的,有自信的,我希望这种自信心能够继续发扬。上海跟四川人不一样,事先会把事情说好,比较麻烦,但是事后就比较顺。另外一个状态,我觉得江南是一个文化城市,做事比较讲究。从我自己的感受来说,我觉得比较包容、比较自信,发扬做法精致的精神。

韩寒:
这个问题不是在座人可以谈的,是市委书记拍板的,说一个上海精神,第二天在报纸上出现的就是这个上海精神。

主持人:
我代表主办方感谢今天到来的5位嘉宾,总体感觉是5位嘉宾都非常真诚,贾樟柯导钱包都放在桌上了。说的非常好,用情都很真,无论是专业知识的到位,还是其中的冷嘲热讽,但心中都有这个理想。我们今天站在一个非常好的词下面,那就是理想。今天背景的河里面有一朵美丽的莲花,不管这是上海的那条河,我们都希望在上海每一条河里都能看到莲花在开放。
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,谢谢大家!

(结束)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4.05
2010年上海世博会——E片区
==E片区==

企业参展展馆/城市最佳实践区案例展示

未来馆

城市最佳实践区C2楼

中国航空馆

中国航空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qycz/qyg/zghkg/index.htm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4.05
2010年上海世博会——D片区
==D片区==

企业参展展馆

国家电网馆

国家电网馆

国家电网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qycz/qyg/gjdw/index.htm

石油馆

石油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czgmb/shiyou/index.htm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2.25
2010年上海世博会——C片区(下)
芬兰馆

芬兰馆

芬兰馆

芬兰馆

芬兰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czgmb/fl/flmb.htm

捷克馆

捷克馆

捷克馆

捷克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czgmb/jk/index.htm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2.25
2010年上海世博会——C片区(上)
==C片区==

国际参展展馆

比利时-欧盟馆

比利时-欧盟馆

比利时-欧盟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czgmb/czgbls/index.htm

英国馆

英国馆

英国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czgmb/czgyg/czgygmb.htm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2.05
2010年上海世博会——B片区
==B片区==

主题馆

演艺中心

世博中心

世博轴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2010.02.05
2010年上海世博会——A片区
==A片区==

国内参展展馆

中国国家馆

香港馆

香港馆

澳门馆

澳门馆

台湾馆

详细介绍: http://www.expo2010.cn/czsw/czgzgzs/gnzgzs/index.htm
architecture | CM(0) | TB(0) | PAGETOP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